博文

搓炉石时的一些思考(一)

图片
战棋模式在站满七个随从后,队伍便成了一个桶,玩家要做的就是每个回合替换短板来提高整体战斗力。 短板有很多种,有的因为加入早,看起来很能打,但其实上限以至,后期是个累赘;有的因为加入晚,看起来很小只,但其实增长无限,后期力挽狂澜。 替换短板很重要,但什么时间节点换,跟谁换,换之前能否发挥余热,换之后又放在哪儿更重要。 当七个同属性/种族随从满编站好,游戏才刚刚开始,之后要一边替换其中的短板,一边攒第二支队伍了;这样酒馆升到五、六级刷到key牌时可以有更多选择。 好不容易刷到自己的key牌,想着下回合一雪前耻、凛然复仇、王者归来、重回巅峰,谁能想到人家的key都三连镀金了…… 为了胜率,建议尽量不要选为特定种族加buff的英雄,不要刻意赌运气。运气这玩意儿非常具有二象性,想它的时候,它就没了;反而不指望运气,每回合严谨算概率时,往往会有好运气。 有的时候因为错误选择,导致输局已定,但自己处在当时的环境下却一无所知。复盘时总有种宿命的感觉,细思极恐。 既要三思而后行,又不能犹豫不决;既要当机立断又不能鲁莽冲动。其实多数人是没有机会做重大选择的,我们从小到大一直是被选的那个,既没有享受过因决策正确而带来的红利,也没有承担过因决策失利而背负的责任。从现在开始,少说「随便」,不放过每一个选择的机会,决策能力也是可以熟能生巧的。 有时打到最后的攻击力与对方英雄血量相差±1,一方面感叹数值设计的强大,另一方面也怀疑是“剧本牌”在作祟。对战类游戏,像这种险象环生才更容易让用户进入心流,虽然我深知其套路,但还是入坑了。一个不一定对的小猜想:分泌多巴胺/内肽啡是造物主的阴谋。 如果你跟我一样不太聪明又想赢,凌晨三四五点挂机的多,胜率会高些。如果上面这条能被更多的人看见,我就不用熬夜了。 有时我就剩两滴血了,鲍勃还在那“这局我觉得你能赢”;刚想吐槽暴雪的产品细节,转念一想,造物主还真在我身边安排了挺多鲍勃……

禁酒令历久弥新

图片
人类社会各种明令禁止的政策法规,都可以在1920年美国禁酒令(宪法第18号修正案)中找到影子。 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市场就会有交易; 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才没人干。 (此处省略86个字) 可笑的是吸食尼古丁和酒精却是合法的。可惜了那些缉毒警察……

关于种姓制度

图片
如题,婆罗门 > 刹帝利 > 吠舍 > 首陀罗 > 达利特 达利特觉得婆罗门、刹帝利都瞧不起自己,其实首陀罗更瞧不起。 首陀罗觉得我不如婆罗门,还比不上达利特么? 吠舍想赶走首陀罗和达利特,让自家商铺门前干净些,孰不知没了他们,自己会变成新的达利特。 刹帝利自诩为管理者,却对改革力不从心;对上、惹不起婆罗门,对下、又怕影响自己权威。 婆罗门一心向善,眼里见不得穷人,连家里的落地窗都用毛玻璃…… 比种族歧视更可怕的是同一阶级互相压榨。不过也正因为底层互害、菜鸡互啄,管理者的位子才会越坐越稳。 啧啧,3000年种姓制度源远流长,不知我朝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是不是跟这学的。 想念遇罗克……

此心安处是吾乡

图片
想写一本书,叫《移民的100个理由》。 采访100个人,上到高官巨贾、下到贩夫走卒,记录他们移民/偷渡前对新家的向往,和对故土的留恋,对走向新世界的憧憬,和离开旧城邦的决绝。 以跨国移民为主,用个人的视角看待体制、宗教、民族、党派,政治、经济、文化、战争,和他们最后用脚投票做出的选择。 被采访者并非随机,而是刻意安排,将他们移民的理由和移民前后的效果平均分配进目录。文章客观中立,不夹杂采访者感情色彩。 我猜这100个理由,99个是骂街,他们骂累了,就走了;每个国家都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而最后1个理由就叫“先出去了再说”。我猜这100个人并非对移民后的生活都满意,但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人移民一次就是倾家荡产,从头再来;还有些人并不需要移民,也可以想住在哪,就住在哪。我猜移民很早就开始了,从《出埃及记》就开始了,从「绝地天通」就开始了,从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就开始了。我猜这本书并不会出版,对现有环境的不满与逃离是各国的秘而不宣,留不住人是管理者的失职。 但我想到了,还是要把它写出来,不然就白想了。

似是故人来

图片
梦里和蓝去参加一个作家的签售会,作家是个老头儿,就来了他一个人,我和蓝排在第二位,他刚签完前面那个人,笔就没水了。蓝说让我去买笔,红黑蓝各买一个。出了书店的门不认路,四处找商店,商店里有俩人,跟老板说给我拿三支后,其中一个女的说了些什么我忘了,这才发现手机落在书店没法付账,回去取手机的路上看见隔个十几米地上就有个陀螺在转,我踢倒了一个,旁边路人跟我说了什么也忘了。看见远处两架飞机低空追逐,其中一架坠毁在书店的方向,另一架飞走了,然后看见一艘航母朝我飞过来…… 被吓醒了。 真是莫名其妙的梦。本来五月底有个经济学作家的签售会想去,可惜蓝没时间就算了。而找人签名笔没水了的映射来自我初中时的经历,说来话长,冬天压马路时看见一个流浪歌手在唱歌卖书(自传+专辑),当时他弹着吉他,耳朵上挂着口琴,蓬头垢面,声音沙哑而干净。听完一首歌付钱走人,他叫住我非要送我专辑和书,看着他手上的冻疮和弹吉他的老茧,我收下了。刚准备走他又说要给我签名,钢笔写字断线,他很用力的甩,显得有些尴尬,最后用笔尖在书上刻下了名字。写完他跟我说了很多,但我只记得“唱歌不赚钱,卖书才赚钱”,“好好学习”之类的。我走后他继续唱歌,他看见我看他,向我鞠了一躬。第二天拿着钢笔水和中性笔路过那条街,他已经不在了。写到这感觉有点难过,其实他的专辑和书我只在当天回家翻了翻,之后也没看过。前几年跟别人提起他,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他参加了江苏卫视的《非常了得》,不知现在过得咋样,他叫贾奎有。 这么遥远的意象,不是做梦都想不起他,至于陀螺、战斗机是真的想不起来,还有飞在天上的航母掉下来,难道是《美国队长2》?

幸亏鲁迅死得早

图片
搜Wikipedia的观后感之二,估计以后还有之三四五六七八…… 索性新建了个标签Wiki Entry。 五七年宣传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见识过「胡风案」之后,储安平还能直言不讳,一方面是知识分子真不长记性,另一方面也是真勇敢。毛爷爷因此不开心我能理解,但人家后来都认怂的情况下还要“被失踪”也太小心眼儿了,勇士斗恶龙的故事还真是历久弥新。鲁迅要是活到建国后,以他那毒舌的脾气也难保不是一样的下场。 带头反对储安平的卢郁文在1942年时任河南粮政局长…… 饥荒必定是有伏笔的,1942年1月去上任是去顶锅的嘛?在饥荒原因中看到1938年花园口决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焦土政策是没办法的办法,那真的是无fuck说了。正如储安平说:七十天是一场小烂污,二十年是一场大烂污,烂污烂污,二十年来拆足了烂污。 想看《往事并不如烟》里储安平的部分,找不到纸质书;而作者章诒和的父亲正是五大右派之首章伯钧。想来,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五个人的故事可以拍电影,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了。 书的负面评价里,孔和尚将其类比矿难真是太糟糕了,也可能这段评论是断章取义,但我没兴趣查原文。在孔的词条里发现他25岁时曾被推选为筹委会召集人,但因其他学生领袖不满其对校党委唯命是从而被改选下台,那么之后的思想变得激进左倾就说得通了,毕竟经历那样的风暴后,能好好活着就不错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对毛爷爷抛他家祖坟怎么看。 诚实是个奢侈的品质,勇敢也是。但其实我觉得不勇敢也没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认怂也没什么。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狱后也对沙皇感恩戴德,既然诚实很奢侈,那么代价就不便宜。“你那么勇敢,你见过西伯利亚的囚犯么?” 然而,我还是想用老罗的话当结尾,这也是我所相信的。“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不造谣 不传谣

图片
看了两天Wikipedia词条,说说观后感。 YYY的恋情在走私案之前就结束了,但这并不妨碍当年大陆主流媒体们编故事。 ZZY伴游号称是壹传媒首发,法庭上又说消息来自博讯新闻网…… 而大陆媒体连谣言都吃不上热乎的。传别人编过的三手故事,照样为流量沾沾自喜。 直辖市的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在发现命案后也不敢诉诸公检法,只能跑到别国大使馆寻求庇护,还有比这更嘲讽的么? WLJ和WQ的履历还挺像的,兔死狗烹也挺像的。 SZY跟JZM啥事没有,也能被小册子编故事。依稀记得大学放假某次火车上邻座们都在嘲讽JZM,但对面的小伙却跟我说,JZM当年提高军费让他当兵的哥哥每周能吃上肉,补助也比以前多,他很感谢JZM,我不置可否。Wikipedia上JZM的词条里起码没写“极力主张武装镇压”,而当时魔都也比帝都温和许多。仅此一条,不知道比同期的大鸟高到哪里去了。 发现这些当年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谣言后,我不是不羞愧的。 “如果我们不具备质疑结论的能力,就会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正受益于信息时代。” 仔细想了一下,所谓阴谋论,就是既不能证实,亦不能证伪的推论。阴谋论的目的不在于让人相信什么,而是先在受众心底种下一颗种子,之后一旦当事人解释不及时,阴谋论便会生根发芽,再通过多次裂变传播,茁壮成长。传播者未必有什么坏心眼儿,但传播一千遍后可能连自己都信了,某种程度上也成了阴谋论制造者的帮凶。 明星的日常叫绯闻,政客的日常叫新闻;明星的谣言易传播、趣味少、风险低,政客的谣言不易传播、趣味多、风险高。将二者结合,可谓造谣的极品素材。而大陆政治不透明,更易于编故事,简直是当年盗版书商的聚宝盆。 ZRJ、WQS都很厉害,忘了在哪看的,“所谓政治,就是上等人的社交游戏。” Wikipedia上都能没有负面,这可太强了。 词条里WQS推荐了四本书:①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②王跃文《大清相国》 ③冈田英弘的历史书 ④威尔·杜兰特《历史的教训》 在这存一下。 Wikipedia的词条应该也有缺漏,但它把诸多信息汇总于此,人人都可以编辑、查阅。至于用户怎么看那是用户自己的事,总好过404。比如对于大鸟的正面评价也有,是来自官方的讣告。(这种陈词滥调,换个名字给谁都行。)真正的理性、中正、客观,我辈之楷模。因为个人原因不能登录Wikipedia,我很遗憾。 写着写着发现,提到的人名还都是大写字母代替,我还真是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