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鲁迅死得早


搜Wikipedia的观后感之二,估计以后还有之三四五六七八…… 索性新建了个标签Wiki Entry。

五七年宣传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见识过「胡风案」之后,储安平还能直言不讳,一方面是知识分子真不长记性,另一方面也是真勇敢。毛爷爷因此不开心我能理解,但人家后来都认怂的情况下还要“被失踪”也太小心眼儿了,勇士斗恶龙的故事还真是历久弥新。鲁迅要是活到建国后,以他那毒舌的脾气也难保不是一样的下场。

带头反对储安平的卢郁文在1942年时任河南粮政局长…… 饥荒必定是有伏笔的,1942年1月去上任是去顶锅的嘛?在饥荒原因中看到1938年花园口决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焦土政策是没办法的办法,那真的是无fuck说了。储安平曾说“七十天是一场小烂污,二十年是一场大烂污,烂污烂污,二十年来拆足了烂污。”

想看《往事并不如烟》里储安平的部分,找不到纸质书;而作者章诒和的父亲正是五大右派之首章伯钧。想来,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五个人的故事可以拍电影,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了。

书的负面评价里,孔和尚将其类比矿难真是太糟糕了,也可能这段评论是断章取义,但我没兴趣查原文。在孔的词条里发现他25岁时曾被推选为筹委会召集人,但因其他学生领袖不满其对校党委唯命是从而被改选下台,那么之后的思想变得激进左倾就说得通了,毕竟经历那样的风暴后,能好好活着就不错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对毛爷爷抛他家祖坟怎么看。

诚实是个奢侈的品质,勇敢也是。但其实我觉得不勇敢也没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认怂也没什么。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狱后也对沙皇感恩戴德,既然诚实很奢侈,那么代价就不便宜。“你那么勇敢,你见过西伯利亚的囚犯么?”

然而,我还是想用老罗的话当结尾,这也是我所相信的。“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分享:

不造谣 不传谣


看了两天Wikipedia词条,说说观后感。

YYY的恋情在走私案之前就结束了,但这并不妨碍当年大陆主流媒体们编故事。

ZZY伴游号称是壹传媒首发,法庭上又说消息来自博讯新闻网…… 而大陆媒体连谣言都吃不上热乎的。传别人编过的三手故事,照样为流量沾沾自喜。

直辖市的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在发现命案后也不敢诉诸公检法,只能跑到别国大使馆寻求庇护,还有比这更嘲讽的么?

WLJ和WQ的履历还挺像的,兔死狗烹也挺像的。

SZY跟JZM啥事没有,也能被小册子编故事。依稀记得大学放假某次火车上邻座们都在嘲讽JZM,但对面的小伙却跟我说,JZM当年提高军费让他当兵的哥哥每周能吃上肉,补助也比以前多,他很感谢JZM,我不置可否。Wikipedia上JZM的词条里起码没写“极力主张武装镇压”,而当时魔都也比帝都温和许多。仅此一条,不知道比同期的大鸟高到哪里去了。

发现这些当年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谣言后,我不是不羞愧的。
“如果我们不具备质疑结论的能力,就会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正受益于信息时代。”


仔细想了一下,所谓阴谋论,就是既不能证实,亦不能证伪的推论。阴谋论的目的不在于传播什么,而是先在受众心底种下一颗种子,之后一旦当事人解释不及时,阴谋论便会生根发芽,再通过多次裂变传播,茁壮成长。传播者未必有什么坏心眼儿,但传播一千遍后可能连自己都信了,某种程度上也成了阴谋论制造者的帮凶。

明星的日常叫绯闻,政客的日常叫新闻;明星的谣言易传播、趣味少、风险低,政客的谣言不易传播、趣味多、风险高。将二者结合,可谓造谣的极品素材。而大陆政治不透明,更易于编故事,简直是当年盗版书商的聚宝盆。


ZRJ、WQS都很厉害,忘了在哪看的,“所谓政治,就是上等人的社交游戏。” Wikipedia上都能没有负面,这可太强了。

词条里WQS推荐了四本书:①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②王跃文《大清相国》 ③冈田英弘的历史书 ④威尔·杜兰特《历史的教训》 在这存一下。


Wikipedia的词条应该也有缺漏,但它把诸多信息汇总于此,人人都可以编辑、查阅。至于用户怎么看那是用户自己的事,总好过404。比如对于大鸟的正面评价也有,是来自官方的讣告。(这种陈词滥调,换个名字给谁都行。)真正的理性、中正、客观,我辈之楷模。因为个人原因不能登录Wikipedia,我很遗憾。

写着写着发现,提到的人名还都是大写字母代替,我还真是奴性不改。
分享:

好久不见


梦里先是上了一辆公交车,在靠车头的侧面坐下。正前方是我两个好朋友WZL、YTX,正想喊他们,他们就从车窗跳出去了,我追过去看,窗外是巨大的游泳池,我喊他们的名字,没有回答。回到座位上,左边的人准备下车,一扭头我才发现是大一时的室友NGB,冲我笑笑就下车了。
场景切换,小学的好朋友JJL说要请我看演出,我问他的联系方式,他问我现在在哪个城市。我们走到电影院,他在最后一排坐下,便不再说话。

场景又切换到我家客厅,小叔和大哥喊我过去下棋,老爹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想把电视关小声点去找他们,看不清遥控器的音量键。我过去时小叔也准备睡了,我跟我哥在重新摆棋,我问有没有五子棋、围棋什么的,我看不清象棋上的字,我哥笑而不答。周围出现很多我学生时代的女同学,我喊了一声:“有没有人下注,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听见有人喊我名字,却没看清是谁。我说去放个水,回来陪他下棋。尿憋醒。

没啥好分析的,就是我想他们了,事实上除了亲人和开头去游泳的俩傻蛋儿,其他人都不联系了。结尾下棋像个show,我表演欲还挺强的。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分享:

做梦才是真VR


梦里在数码教室里看电影,(所谓数码教室就是初中时学校把大屁股屏幕嵌到学生桌子里面的教室,两个学生看一个屏幕。)电影名字忘了,讲一个大户人家以屠杀为乐,但被一个傻子无意发现了,傻子到街面上到处说,因为傻子表达能力不好,别人也因为他傻将信将疑。大户人家把傻子喊来做法会,这个大户人家有两大护法;一个是屠夫负责行刑,另一个是炼丹师负责调配火药。傻子被药晕,脸朝下趴着,周围有很多人围着篝火跳舞,炼丹师在傻子后脑勺撒了火药、点燃,傻子醒了挣扎,屠夫用一头带锥子的巨型榔头直戳傻子后脑勺,脑浆喷涌、火光冲天,周围跳舞的人陷入癫狂。

我一会在电影里追查真相,一会在教室里看电影。电影开始前,每人发过一张电影简介,我还是看不清字。下课了,老师提了三点要求,醒来后全忘了。临走时收拾课桌,桌兜里有没吃完的半个菜夹饼,还有只湿透的臭袜子,我想擦一下,却擦的到处都是油。想收拾完去放水,却还是被尿憋醒了。

电影情节血腥得叹为观止,之前也没看过类似情节的电影,醒来后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的梦。
今晚要是能看下半集就好了,还有点小期待。
(现在想想,榔头戳头的意向可能来自于童年阴影《山村老尸》,真是不寒而栗……)
分享:

奶嘴乐ING


其实多数人都没看过《对话录》《沉思录》《社会契约论》《论法的精神》《国富论》《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物种起源》这种读起来劳神费力的中文译本,更别说原文;好不容易读到了《道德经》《论语》还都是中学课本的节选。但这并不妨碍有些人拿着被短视频断章取义后的 “名言警句” 去教育别人。

最后,只听别人讲过一次《三体》,只记得一个程心,只会骂一句圣母……

卓克老师说,知识这东西就得经常地核实和订正,尤其是那些从别人那里听来的知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