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机课,老师领我们去了一个很远的机房,路过操场,也路过了闹市区,一个中年人推着一个老人问我最近的市场怎么走,我大概给他们指了方向,便随班级队伍准备去上课了。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机房了,像个网吧,大屁股的显示器和沾满烟灰的鼠标垫键盘,我挑了一个不那么恶心的机子坐下。老师还没来,同学们已经开始了今天的操作练习。他们翻开书…… 书?我特么又没带书!平常的微机课不都是玩单机游戏么?算了,还是回去取吧。我凭着记忆准备回原教室取书。走了很多旋转楼梯,走了很多写字楼样式的走廊也没找到出口。找到一个透明电梯,这下可以直接下到一楼了。又来到了楼梯间,前面门框的牌子上写的是一楼,后面是不断旋转向下的楼梯,和一个大池子,后面的楼梯淹在水里。

到一楼了,找出口。一楼像个巨大的餐厅后厨,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大家都有条不紊的忙活着。地上还是有积水,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鞋不见了。没找到出口,但找到了二楼入口,二楼有很多房间,走进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好多门,打开门再进去又有好多门。每个屋堆满了像山一样高的衣服被子,大家三三两两一组在整理,他们跟对方耳语着什么,看我在看他们,他们又假装在干活。棉絮和粉尘在空气中弥漫,我想逃离。

被一个中年女人叫住,“跟我来。新来的吧?”我跟上去,没说话。场景切换,像是到了三楼。中年女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后说:“帮我和同学们拍张照吧”,然后递给我一个相机。我站起身,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三楼是个漏斗形状的大剧场,很多学生模样的人围坐在中年女人旁边看演出。我想拍完照赶紧离开,但发现以我可以移动的位置很难框住所有人。那拍拍同学们的细节也好,有人低头认真的画着什么,有人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有人窃窃私语,我凑过去他们又不说了。面前有个站着露半个肩膀的僧人,我双手合十,拜。“这里是哪里?”,“X sha”(音译)。“嗯?”我只听清了后面一个字,再问,他已不说话了。远处那个中年女人正看着我,我尽量框住更多人的拍了最后一张。过去还相机,中年女人接过相机笑说谢谢,“这里不适合你,你回去吧。”我问这里是哪里,她不再理我。

醒了,窗外大雨。​​​​


我的遗照要用彩色的

​​前天,因为在飞雪的晚饭前没穿外套跑了400+米,昨天就感冒了,精神恍惚之间想到了我的葬礼。

我的告别会(追悼会这个词太难听)要开在周末的下午四、五点左右,让大家睡个好觉的同时也不耽误工作。

等我七八十岁的时候,也录个视频,希望那个时候3D全息投影技术已经普及,我站在中间主持自己的告别会,亲朋好友们坐在周围听我废话。剧透一下,主题是魚大人往生极乐去喽,你们继续在这婆娑世界沉沦吧。啦~啦~啦~啦~

告别会不许哭,我都不哭。(但我会尽量煽情 哈哈)哭的人罚款一百元,计入告别会之后的晚饭费用中。临走也得请大家吃一顿不是?吃烧烤,菜肉种类要丰富,但没有烤鱼,我不吃鱼。另外,别给我准备碗筷,服务员收桌子时我的那份也要倒掉,还是别浪费了。吃完烧烤,就去各忙各的,别在饭馆逗留,别耽误人家做生意。

我的告别会没有人穿丧服,丑又浪费钱,有这钱还不如给晚饭上多加两块烤牛排。

噢,对了,告别会上我的遗照要用彩色的。这条很重要,拒绝亲友反驳。再说一遍,我的遗照要用彩色的!

会场中间不要放“奠”。写个“魚”字,铜版纸印刷,方正胖娃繁体,(我买过正版版权了)十六进制颜色码为#33CCFF(具体参考本文封面)。这条同上条彩色遗照一样重要,亦不接受反驳。

告别会的BGM用摇滚版卡农,我爱卡农,推荐你们也听听。如果经费允许,最好找个乐团现场演奏各种版本的卡农。不许放哀乐,难听又难过。这条同前两条“彩色遗照”、“会场中间摆个‘魚’字”一样重要,同样不接受反驳。

遗体要捐献,反正烧了也不发电,不如送给需要的人。但是人老了器官衰竭后移植也没啥用,不过我视力一直比同龄人好很多,眼角膜应该还能用。

既然器官不能移植,那泡在福尔马林里当教学素材也是好的。医生是个伟大的职业,我的臭皮囊能为医学研究尽点绵薄之力,死也瞑目了。

希望未来有个学医的漂亮妹子看着我的头骨说:通过观察头骨,可以判断出,此人生前长得很帅。

清明寒食别给我烧纸,污染空气,环卫工也很难扫。烧纸的圈会让路人忌惮,满地都是圈,无处落脚,影响出行。我死也不想让别人尴尬,切记。

我们都盼着亲人去了另一个世界也能过得好,但冥币万亿、百万亿的面值却显得有些滑稽,盼着人家好,还强制输出货币,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人家在那边真能过得好么?

不要坟墓,衣冠冢也不要,想我就在心里想。虽然,我也想你们,但并不希望你们随我而来。吃不光的烧烤,看不够的电影,游不尽的名胜古迹,赏不完的大好河山。活着多好,可千万别做傻事儿。

好了,先写到这吧,其他细枝末节我想好了再补充。

就酱。

后记:这有点儿像个遗书…… 其实并不是。
           感冒也要趁机憋几百字,不能白病。同时提醒每一个看文章的朋友,流感肆虐,注意保暖。
           我也曾视死如归,直到遇见你才想要长命百岁。(这句是网上抄的,但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篇文就是写给你看的,当然由你来策划我的告别会。
           立此存证。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