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游记


微机课,老师领我们去了一个很远的机房,路过操场,也路过了闹市区,一个中年人推着一个老人问我最近的市场怎么走,我大概给他们指了方向,便随班级队伍准备去上课了。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机房了,像个网吧,大屁股的显示器和沾满烟灰的鼠标垫键盘,我挑了一个不那么恶心的机子坐下。老师还没来,同学们已经开始了今天的操作练习。他们翻开书…… 书?我特么又没带书!平常的微机课不都是玩单机游戏么?算了,还是回去取吧。我凭着记忆准备回原教室取书。走了很多旋转楼梯,走了很多写字楼样式的走廊也没找到出口。找到一个透明电梯,这下可以直接下到一楼了。又来到了楼梯间,前面门框的牌子上写的是一楼,后面是不断旋转向下的楼梯,和一个大池子,后面的楼梯淹在水里。

到一楼了,找出口。一楼像个巨大的餐厅后厨,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大家都有条不紊的忙活着。地上还是有积水,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鞋不见了。没找到出口,但找到了二楼入口,二楼有很多房间,走进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好多门,打开门再进去又有好多门。每个屋堆满了像山一样高的衣服被子,大家三三两两一组在整理,他们跟对方耳语着什么,看我在看他们,他们又假装在干活。棉絮和粉尘在空气中弥漫,我想逃离。

被一个中年女人叫住,“跟我来。新来的吧?”我跟上去,没说话。场景切换,像是到了三楼。中年女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后说:“帮我和同学们拍张照吧”,然后递给我一个相机。我站起身,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三楼是个漏斗形状的大剧场,很多学生模样的人围坐在中年女人旁边看演出。我想拍完照赶紧离开,但发现以我可以移动的位置很难框住所有人。那拍拍同学们的细节也好,有人低头认真的画着什么,有人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有人窃窃私语,我凑过去他们又不说了。面前有个站着露半个肩膀的僧人,我双手合十,拜。“这里是哪里?”,“X sha”(音译)。“嗯?”我只听清了后面一个字,再问,他已不说话了。远处那个中年女人正看着我,我尽量框住更多人的拍了最后一张。过去还相机,中年女人接过相机笑说谢谢,“这里不适合你,你回去吧。”我问这里是哪里,她不再理我。

醒了,窗外大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造谣 不传谣

此心安处是吾乡

幸亏鲁迅死得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