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饿梦最讨厌了


梦里好像快过年了,路边商户们都在忙活着,我在广场边闲逛,看见了麻辣串,过去要了10串牛筋面。场景切换,我到了广场外的另一边,再次大步奔向我的烤牛筋面,牛筋面变成了球型,一串串了10个球,我看见牛筋面上还有冰霜像刚从冰柜拿出来,想责怪老板却发现她人不见了。吃起来的味道感觉怪怪的。醒了,口水流到枕头上……

仔细想想,奔跑时过于轻盈,失重的感觉就很假,牛筋面烤成球状,跟我以前吃的也不一样。场景切换之前应该还有别的细节,但我不记得了。广场周围的商户都在擦洗自家门框,贴对联。梦里可以为一个街区建模,进而脑补快过年时的景象,这场面过于宏大,我现在闭眼就想象不出来。

我希望能在吃之前发现饿梦只是梦,强迫自己醒过来,而不是流着口水醒过来。现在离家1925km,没有麻辣串,没有烤牛筋面,窗外暴雨,好烦啊……
(想找个封面图查了下烤牛筋面,搜索结果不只有烤牛筋面,还有烤面筋、凉皮子、烤肉、岐山臊子面,我都能感觉到唾液在分泌…… )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造谣 不传谣

看了两天Wikipedia词条,说说观后感。 YYY的恋情在走私案之前就结束了,但这并不妨碍当年大陆主流媒体们编故事。 ZZY伴游号称是壹传媒首发,法庭上又说消息来自博讯新闻网…… 而大陆媒体连谣言都吃不上热乎的。传别人编过的三手故事,照样为流量沾沾自喜。 直辖市的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在发现命案后也不敢诉诸公检法,只能跑到别国大使馆寻求庇护,还有比这更嘲讽的么? WLJ和WQ的履历还挺像的,兔死狗烹也挺像的。 SZY跟JZM啥事没有,也能被小册子编故事。依稀记得大学放假某次火车上邻座们都在嘲讽JZM,但对面的小伙却跟我说,JZM当年提高军费让他当兵的哥哥每周能吃上肉,补助也比以前多,他很感谢JZM,我不置可否。Wikipedia上JZM的词条里起码没写“极力主张武装镇压”,而当时魔都也比帝都温和许多。仅此一条,不知道比同期的大鸟高到哪里去了。 发现这些当年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谣言后,我不是不羞愧的。 “如果我们不具备质疑结论的能力,就会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正受益于信息时代。” 仔细想了一下,所谓阴谋论,就是既不能证实,亦不能证伪的推论。阴谋论的目的不在于让人相信什么,而是先在受众心底种下一颗种子,之后一旦当事人解释不及时,阴谋论便会生根发芽,再通过多次裂变传播,茁壮成长。传播者未必有什么坏心眼儿,但传播一千遍后可能连自己都信了,某种程度上也成了阴谋论制造者的帮凶。 明星的日常叫绯闻,政客的日常叫新闻;明星的谣言易传播、趣味少、风险低,政客的谣言不易传播、趣味多、风险高。将二者结合,可谓造谣的极品素材。而大陆政治不透明,更易于编故事,简直是当年盗版书商的聚宝盆。 ZRJ、WQS都很厉害,忘了在哪看的,“所谓政治,就是上等人的社交游戏。” Wikipedia上都能没有负面,这可太强了。 词条里WQS推荐了四本书:①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②王跃文《大清相国》 ③冈田英弘的历史书 ④威尔·杜兰特《历史的教训》 在这存一下。 Wikipedia的词条应该也有缺漏,但它把诸多信息汇总于此,人人都可以编辑、查阅。至于用户怎么看那是用户自己的事,总好过404。比如对于大鸟的正面评价也有,是来自官方的讣告。(这种陈词滥调,换个名字给谁都行。)真正的理性、中正、客观,我辈之楷模。因为个人原因不能登录Wikipedia,我很遗憾。 写着写着发现,提到的人名还都是大写字母代替,我还真是奴性

此心安处是吾乡

想写一本书,叫《移民的100个理由》。 采访100个人,上到高官巨贾、下到贩夫走卒,记录他们移民/偷渡前对新家的向往,和对故土的留恋,对走向新世界的憧憬,和离开旧城邦的决绝。 以跨国移民为主,用个人的视角看待体制、宗教、民族、党派,政治、经济、文化、战争,和他们最后用脚投票做出的选择。 被采访者并非随机,而是刻意安排,将他们移民的理由和移民前后的效果平均分配进目录。文章客观中立,不夹杂采访者感情色彩。 我猜这100个理由,99个是骂街,他们骂累了,就走了;每个国家都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而最后1个理由就叫“先出去了再说”。我猜这100个人并非对移民后的生活都满意,但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人移民一次就是倾家荡产,从头再来;还有些人并不需要移民,也可以想住在哪,就住在哪。我猜移民很早就开始了,从《出埃及记》就开始了,从「绝地天通」就开始了,从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就开始了。我猜这本书并不会出版,对现有环境的不满与逃离是各国的秘而不宣,留不住人是管理者的失职。 但我想到了,还是要把它写出来,不然就白想了。

幸亏鲁迅死得早

搜Wikipedia的观后感之二,估计以后还有之三四五六七八…… 索性新建了个标签Wiki Entry。 五七年宣传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见识过「胡风案」之后,储安平还能直言不讳,一方面是知识分子真不长记性,另一方面也是真勇敢。毛爷爷因此不开心我能理解,但人家后来都认怂的情况下还要“被失踪”也太小心眼儿了,勇士斗恶龙的故事还真是历久弥新。鲁迅要是活到建国后,以他那毒舌的脾气也难保不是一样的下场。 带头反对储安平的卢郁文在1942年时任河南粮政局长…… 饥荒必定是有伏笔的,1942年1月去上任是去顶锅的嘛?在饥荒原因中看到1938年花园口决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焦土政策是没办法的办法,那真的是无fuck说了。正如储安平说:七十天是一场小烂污,二十年是一场大烂污,烂污烂污,二十年来拆足了烂污。 想看《往事并不如烟》里储安平的部分,找不到纸质书;而作者章诒和的父亲正是五大右派之首章伯钧。想来,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五个人的故事可以拍电影,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了。 书的负面评价里,孔和尚将其类比矿难真是太糟糕了,也可能这段评论是断章取义,但我没兴趣查原文。在孔的词条里发现他25岁时曾被推选为筹委会召集人,但因其他学生领袖不满其对校党委唯命是从而被改选下台,那么之后的思想变得激进左倾就说得通了,毕竟经历那样的风暴后,能好好活着就不错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对毛爷爷抛他家祖坟怎么看。 诚实是个奢侈的品质,勇敢也是。但其实我觉得不勇敢也没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认怂也没什么。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狱后也会对沙皇感恩戴德,既然诚实很奢侈,那么代价就不便宜。“你那么勇敢,你见过西伯利亚的风雪么?” 然而,我还是想用老罗的话当结尾,这也是我所相信的。“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