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台德的苏是个啥


梦里三姑让大姑和我老娘去一家叫“苏台德的苏”的店铺帮忙收租,老娘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先去找大姑,自行车骑得飞快,我甚至能感觉到风在耳边吹过,我让老娘慢点儿骑,老娘说来不及了,老娘把自行车给我,她抢了一个七八岁左右小孩的自行车,让那小孩坐在她胳膊上,我们路过学校正赶上放学,我刹着车在人群中避让,转眼我们就到了要收租的店,店铺招牌名字竖行排列,依然看不清字,老娘在门口问一群人谁是老板,一个女的说:走、里面说话。我看了一眼老娘,她既不是老娘也不是大姑,我不认识她。我跟着进了里屋,一个男的躺着在看电视,男的旁边坐着带我们进来的女老板,然后那个女老板就在我眼前消失了,凭空消失了。我走出那个店,看见曾坐老娘胳膊上的小孩独自骑着自行车。我给老娘打电话问她在哪,一段手机铃声之后,清楚的听见手机里传来“地下室”三个字,再问就没声了,尿憋醒。

太离谱了,挨个说。首先、苏台德的苏是个啥?有时在梦里想跑、感觉脚下坠有千斤之力、跑不动,有时梦里骑自行车、快得能感觉到耳边的风,还挺神奇的;现在想想那个带有辅助轮的小自行车,七八岁的小孩可能也是我,这情节有点诡异;总是看不清字,还好不是梦见考试;头一次在梦里进屋还能出来的,之前总会在梦里进屋后迷路,醒来满头汗,这种梦我称之为“累梦”;女老板在我眼前消失我也没发觉是梦,有点遗憾。最后手机里的声音异常清晰,要不是尿憋醒,估计我还要去找老娘,然后陷入迷路的累梦。

各种反物理、反常识在梦里都会被脑补为合理,是谁在运营我们的梦境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造谣 不传谣

此心安处是吾乡

幸亏鲁迅死得早